独旅人

少女怀诗总是春:

by: 三四 




推荐:和好朋友商量明年的旅游计划订在南京,离2015年还有13天,小朋友们可以定旅游计划了~晚安。





很多人的梦想都是旅行,可是真正上路的,寥寥可数。











阿易说,我不明白人生。如果循着普通人的轨迹,恋爱、结婚、生子、工作、买车、购房、还房贷,如果只是这样,一生好像太贫瘠了些,不像活过。




我看着她,心想,有这样想法的女人,已经注定了她与常人拉出距离。无法很好的交友、恋爱,更别说得一知己、爱人。




可我却是羡慕她的,这个可以说放就放的女人,总是那么潇洒,身上似乎永远都没有束缚。辛苦找来的工作,也可以轻易放弃。也不是说她不担忧后路,只是这一切没有她心中的愿想来的强烈。世上是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的,妳要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一切,那总要放弃一些东西,总有代价。只是取舍不同罢了,只是大多数人会选择保住温饱、选择安逸,而阿易,选择了不让自己的人生遗憾。




阿易也不是一开始就这般潇洒的。




她对我说,妳知不知道,在我变成如今这副面貌以前,我和妳一样。我自卑、难过、孤独,我不敢赌,我怕失去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可当我想到人生的尽头,我害怕我没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和承诺,我害怕自己才是那个让自己死不瞑目的罪魁祸首。




阿易说我们总是在怪罪。怪罪出生不够好,不能有花不完的钱。怪罪长相不够美,不能吸引所有人。怪罪生在这里,而不是别处。怪罪不够自由,不能展翅而飞。怪罪那个人不来,让自己那么孤独,病了没人管哭了没人在意。




阿易说她也怪罪过,她的心曾经被怨恨塞的很满。结果除了让自己面目丑陋,什么改变也没有。




后来她就开始不再向外追究什么责任了,她开始向内看。看清自己的懦弱和无能,问自己的心要去向何处。




阿易现在三十岁。




二十岁时就走过了三大洲。




不是旅行,是生活。




七岁那年离开故乡,朝西飞了大半个地球,定居了十几年。后来又继续朝西飞了半个地球,定居到现在。




她曾经怪罪父母带她去了那么小的一个国家,什么发展前景都没有,她为挣脱不了现况愤怒而暴躁。后来觉得那样的自己真是不可理喻,为什么什么事都要仰赖父母呢?仰赖了得不到,还要怪罪。为什么不向自己求助呢,既然那么样的不喜欢,自己去改变不就好了?




所处之地不是心之所向,那么,就努力朝着心之所向那方去就好了。




结果还是仰赖了父母的资助,才得以离开那个地方。若完全倚靠自己也不是说做不到,只是时间会变得很长。




阿易想去的地方从来不是脚下的地方。所以她没有很多人的浪漫情怀,她不觉得自己在旅行,她觉得自己在流浪。




一个无家可归之人的流浪。




有人说,时间是无限相似的两扇书页,一经闭合,那个无处容身的自我就掉落下来。故乡和他乡,都成了异乡。




阿易就是这样。




曾经也试图过回头,却发现那样的艰难,再也融合不进去。




旅行中的艳遇什么的,阿易告诫我,不要期待。那是电影里的桥段,现实中没有那么多人单身上路,所以不会有不期而遇。




爱情这件事应该是人生中很重大的一环,母亲都告诉我们说那是女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选择和转折。可对阿易来说,这件事已经淡化的看不见了。长久的孤独是强烈的强酸,已经将内心所有的期望腐蚀干净。




阿易说等有人向她伸出手的时候,她已经无力再抬起手了。只能那么歉然的看着那个人,无奈的笑一笑。




阿易说人生最难过的不是没有人喜欢你,而是这些喜欢你的人里没有你会喜欢上的人。那就比谁也没有更让人忧伤。因为自己回应不了,而可以回应的人,从来都没有来。




阿易看起来是凉薄的人,其实她内心有澎湃的感情,只是这些感情倒不出去,就一直那么沸着,最终越来越干,最终蒸发干净。




阿易其实一开始也不敢一人上路。




怕危险怕困境怕很多事。她很希望有个伴,朋友爱人都可以。也想过若这个伴会拍好看的照片该多好,将旅途的风景和旅途中的她一同记录下来。




但,目标相同的人有多少。




她这样孤僻,连合得来的人都少,怎么可能找到相同目的地的人。




她就那样上路了。




其实阿易是个勇敢的人。只是习惯了悲观,等悲观到极致了,才又开始乐观起来。




其实一旦上了路,阿易就是个无坚不摧的战士了。




阿易知道自己想要的不是旅游而是,她是想感受一个地方的人土风情。这不是通过吃喝走看就能达成的,她必须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以他们的方式,学会在这陌生之地生存。这才是她所追求的旅行的意义。




阿易想去很多地方。有些地方不单单是旅行而已,而是为别人做些什么。




阿易想去做破落的农村看看,送那些孩子一些书和铅笔。阿易想去非洲做志愿者,照顾那些瘦弱落后的病人。阿易想知道吃树皮的孩子长的什么模样。




阿易想去战乱的索马里看看那些该是天真的玩着玩具现实却拿着冰冷枪支的孩子。




阿易说,路途真的很艰苦,不说长时间在交通工具中的移动颠簸,陌生的环境和人也是很艰难适应的一部分。可妳的内心会得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只能通过不断的上路来累积,金钱给不了,爱人也给不了,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感动和阅历。妳只有走出去,才知道世界多大,妳只有去听别人的故事,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阿易说,走了越远,越觉得人类真正需要的其实很少。以前教授说人类的基本需求是:水,食物,住所。满足了这些,才会需求下一阶段的爱和性。我觉得我一路最大的收获不是得到了什么,而是我丢弃了很多东西。先是车房,后是别人的认可,然后是爱情。别人可能觉得我落魄、一无所有,可我的内心从来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为充实。




有人说旅行真是件好事,因为在路上没有人认识你,你可以尽情的做自己。不如说他们也不关心你虚假或真诚。




阿易走累了没钱了也会回来停一停。重新找工作,存钱,为了能再次上路。




同事谈论的多半是爱情丈夫孩子,他们关心的也只有这些。




阿易三十岁,不结婚不恋爱也没有床伴,简直严重偏离常人的轨迹,同事觉得无法理解。就像阿易也无法理解他们一样,距离太远了,思想和目标都不在一个线上,很难相互理解,更遑论认同。




我二十四岁。已经有阿易的初期症状。




我看着那个背着大背包虔诚的一路朝拜的阿易,她回头对我笑一笑,我看见自己三十岁的脸。她对我说,易颐,我在这里等着妳,妳要来。




阿易说,我想真正无憾此生的活一次。




我会走到那里的。



评论
热度(19)
  1. Amos少女怀诗总是春 转载了此文字

© Amos | Powered by LOFTER